我们是按照每小时30元收费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3-26 07:35    次浏览   

“爬楼机操作有难度,需要一个有力气的男员工操作。”乐龄员工介绍,今年9月份,社区有一位陈大爷,行动不便,四五年没有下楼。乐龄员工用爬楼机把他送下来,他高兴地晒了半天太阳。

民政局相关负责人称,“养老驿站”是针对历史阶段所存在的情况,结合现在的发展需求,准备建立的“托老所”2.0版本。其不单是提供一个养老场所,还将辐射社区,为居家养老提供服务。

记者跟随乐龄员工去了裴大爷家,80多岁的裴大爷常年自己住。乐龄员工每周都会去他家一次,提供三小时服务,为他打扫卫生、洗衣服等。“我们是按照每小时30元收费。”乐龄员工表示。

此前,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副处长周洪敬介绍,市民政局正通过整合利用闲置的养老资源,建设1300家养老驿站,补齐社区养老短板。此外,拟将“温馨家园”并入养老驿站。

乐龄有一台爬楼机,目前免费为社区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上下楼服务。在他们的服务本上,记录着今年七月份以来,为社区老人免费提供上下楼服务的数量,目前共提供了7次服务。

该托老所可临时托管,也接纳长期托管,由护工负责老人的衣食起居,晚上有专人值班。托管每月费用3800元,如果只托管一天,按200元计费,但不包括日用品。

据介绍,养老驿站设施由政府提供,免费交由专业养老公司运营,由居委会、村委会协助向老年人介绍服务。驿站收取的服务费要低于市场价,对“特困人员”则免费。

此外,乐龄还提供送餐和家政服务,小白板上写着,昨天共为11名老人提供了上门送餐。

此外,托老所2011年开始营业,被托管者主要是失去活动能力的老人。

昌平区龙禧苑二区的福寿托老所,位于一套民居内,3间卧室共设有13个床位,并雇用了4名护工。卧室内空间狭小,几位老人躺在床上。门口处贴有每日菜单,走廊里贴着老人用药剂量及时间。

管理员吴女士介绍,床位很少有住满的时候,“目前住了11位,还剩两张床。”她说,托老所盈利不多,主要是房租贵。

据报道,2009年底北京提出“九养政策”,其中一项就是要在城乡社区(村)建托老所。按当时的设想,托老所设有一张或多张床位,为老人提供日间照料服务。2010年,全市各街道、社区的托老所相继成立,当年4月,全市托老所数量已达2484家。

昨日,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回应,托老所不存在“存活不存活”问题,因为当时不是法人在运营,是由居委会、村委会负责兼职运营,并不是一种市场的方式。另外,当年条件不成熟,没有相对可持续的机制引导,也没有这么多专业的社会组织可以提供相关服务。